我和宾大的凄美爱情故事 | 凭远OFFER实录

时间 2020-09-04 17:20

T 同学

 

宾夕法尼亚大学

University of Pennsylvania

US News 全美综合性大学排名#6

专业:脑神经科学

 

托福115,SAT1500

SATII 生物800、数学800、化学790

GPA:44/45

 

 

我想我一直不会忘却的,大概是这段充满了憧憬和热爱,虽然痛苦,却五彩斑斓的申请岁月。能在这个过程中找寻到一件我为之一生都会去热爱的事情,是世界赠予刚刚迈入成年大门的我的最好礼物。

—— T 同学

 

1.脑神经科学?脑子?神经?傻傻分不清楚——这专业到底是个啥?

 

我真正开始对脑神经科学(neuroscience)感兴趣是在初中的时候,因为觉得这是一门很“酷”的学科。每次别人问我专业的时候,我告诉他们“神经科学”,他们总是云里雾里地问我“和脑子有关的吗?”,“学医吗?”之类的。

 

其实神经科学说白了就是研究脑子,脑子里的各种结构,各种功能。但需要研究清楚这个作为人类的“灵魂”存在的器官,不仅仅要运用到生物学或者医学的知识,还有心理学、计算机科学、化学等等,所以这是一个高度交叉的学科。

 

2.不想当音乐家的作家不是一个好的神经科学家

 

我觉得我最大的特点可能就是对我自己真正喜欢的事情,总是满怀着一腔热血,特别特别容易上头,不论是什么事情,一喜欢就能坚持很久很久。

 

我兴趣爱好特别广泛,经常觉得自己“不务正业”,又因为是完美主义者,所以每次我去凭远和Black面谈的时候,他说我一直在被自己挖的坑和插的小旗子给逼疯。

 

因为很喜欢neuroscience,我创立了我们学校第一个脑神经科学社,Brain Bee Club, 还和一位教授做了两年相关领域的科研项目。在去年暑假,因为我申请的夏校全被拒了,所以Black就和我说要去争取一下到教授实验室实习的机会。然后!!然后!!我记得特别清楚,那天我和朋友在听演唱会,然后在一片欢呼声中,我掏出了手机,给教授发了信息,询问是否可以去他的实验室做科研,教授很爽快的答应了。当天回家,我妈就唰唰唰搞定了酒店机票。

 

我在教授实验室的时候,不仅为论文做了各种准备,还有机会去医疗中心参观。我还认识了很多在教授实验室工作的科学家们和医生。这些叔叔阿姨们都对我超级超级好,而且一直在鼓励我多去表达,多去问问题。我觉得这两周,让我体会到了“科研”到底是什么样的,这些科学家和医生们的那种热情,细心和坚定的科研态度,真的让我很受触动。

 

社团方面,我因为参加Brain Bee比赛结识了我们学校中很多和我一样对神经科学感兴趣的小伙伴,所以就决定创立Brain Bee 社团为更多对神经科学感兴趣的同学提供一个交流的平台。我们社团在创社的第一年就拿到了学校五星社团,而且排名第二,这点还是挺让我骄傲的哈哈。社团的活动主要包括我和我们学校的生物老师策划的为BrainBee比赛而准备的干货讲座,然后是对我们学校初中部和高中部同时开放的。

 

我记忆特别深刻的就是有一个六年级的小女孩,她在听了我们的讲座以后,通过她妈妈来找到我,问可不可以成为我们的社员。虽然我们社团基本都是高中生,但是我们都特别愿意给这个小女孩一个机会,于是她就成了我们年龄最小的社员!这件事情让我很受触动,因为我觉得我对于神经科学的热爱,终于通过讲座活动传达给别人了,我想这应该就是一个学术社团应该去为之努力的事情吧——用对于学术的热情去感染更多的人。

 

然后,我其实还是我们学校美食社的荣誉社员。暑假的时候和我的好朋友s同学一起开了个餐厅,虽然没赚多少钱,但是这段经历还是蛮令人难忘的,比如没有奶油味的奶汁烤菜和没有柠檬味的柠檬汽水 (笑)。

 

3.“每天都在走钢丝” ——我的标化与GPA

 

我读的是ib课程,然后选的是4high(生物化学数学经济),主要是因为我的专业的缘故所以就把所有理科科目全部high上去了。我一开始高一选课的时候特别担心理科全部high会不会课业压力很恐怖,后来到了高二经历了以后,觉得其实没有传说中的那么可怕,但绝对不轻松。日常作业非常非常多,加上其他标化和活动的压力,其实真的是蛮挑战的。当时Black说我高二的状态是“每天在走钢丝”,这个比喻还蛮贴切的。

 

标化中SAT花了我蛮大力气的。我觉得我的问题主要是英语阅读量比较少,加上我是有点焦虑(我觉得每个人或多或少应该都有点)。所以我想对正在准备标化的小伙伴说,在准备标化的时候心态真的很重要,会直接影响你愿不愿意复习和考试当天的状态。真的真的不要把自己逼到崩溃,保持一个好的心态,你才会有比较regular的复习和稳定的考试心态。

 

我其实是硬着头皮申请penn的。当时Black和我许下承诺,如果我要是进了penn,他就从凭远base 20楼放下巨型条幅,上面写“某SAT渣渣成功逆袭Upenn”,然后我当时一时心血来潮就和他赌了,写文书的动力全部都是这一条巨型横幅。

 

 

 

4.我和宾大的凄美爱情故事

 

Episode 1:并不愉快的初遇

 

我和Upenn在申请季时候的故事,真的是完美集我笔下所有凄凄惨惨戚戚的言情故事情节于一体。

 

我第一次知道Upenn是在我到美国访校的时候。我一开始对Upenn印象很差(只是因为校园wifi不开放),然后在我高一的暑假我就真香了……

 

 

我高一的时候black给我介绍了一个UPenn 的神经科学夏校,是一个三周的项目,主要有神经科学主题的讲座、实验经历以及我最喜欢的一个部分——论文club。

 

我高一的时候black给我介绍了一个UPenn 的神经科学夏校,是一个三周的项目,主要有神经科学topic的讲座、实验经历以及我最喜欢的一个部分——论文club。

 

论文club是由UPenn神经科学的科研人员带领的项目,每周会有一个固定的时间去研读mentor的一篇论文,然后在夏校结束的时候做类似于论文答辩的presentation。夏校结束以后,心里就只有一个念头:我以后也要在这里做研究。

 

Episode 2:芳心暗许的爱恋

 

其实从UPenn夏校回来以后,这不到一个月的“相识”过程就让我处于“心有所属”的状态了,然而这只是暗恋,我根本没想到后面会有那么坎坷的经历……我本身就非常喜欢费城这个城市。

 

我最爱的钢琴家郎朗和张昊辰都毕业于离UPenn只有15分钟车程的Curtis音乐学院,而且费城还是伯恩斯坦和扬名海外的费城交响乐团的故乡,有着非常浓厚的古典音乐氛围和一份别样的历史厚重感。

 

图 | 费城交响乐团

 

我八月份还特意去UPenn旁边的考场考了SAT,而且那几天正好是2023的orientation,我还在路上看见了和我一个夏校的比我大一届的同学拿着Penn的袋子的身影。看着那些在空中漂浮着的红蓝色气球,好像心中就忽然升起了某种很纯粹的憧憬。

 

所以在申请季的时候,我和Black很快就确定了UPenn作为ED学校。

 

Episode 3:初次告白被当备胎?

 

然后就到了UPenn ED放榜那天,我记得非常清楚,12/17,2019。

 

当天我请假在家,我记得放榜前1个小时,我还在和朋友打语音,期待着那个可以让我惊呼的一刻——

结果它最终还是没有来。我被defer了。

 

可能这次历练对我来说,是“grow up”的必经之路吧。老师、同学、父母、包括Spencer,Black和Paul都一直在和我说没关系的,还有机会的。我记得Black当时说的一句“UPenn不常defer人的,所以你还有机会”成为了我在后申请季路上前行的力量。

 

我其实不信defer可以转正的,因为身边没有过这样的先例。对我来说,被defer几乎就是跟天塌下来了一样,我没法再像我同一个夏校的朋友那样拿着Penn新生的袋子,在红蓝气球下喜悦地迎接憧憬中的未来了。

 

等待的这几个月的煎熬可能用这些文字是绝对没有办法写完的,但是在这个过程当中,用一句非常cliché的话来说,我真的成长了很多,至少,心态平和了很多。

 

Episode 4:有情人终成眷属

 

3/26,放榜前一天。我在家里疯狂高歌一整晚后劳累不堪一觉睡到了第二天清晨六点。我真的睡不着了。我在床上不停地翻身,贴在床板上的耳朵可以清晰听见我的心跳声。

 

6:58,我打开电脑,结果没电了……我和Spencer发了个微信说,我自己查。

 

然后缓缓地点开portal,一开始没看到“congrats”觉得我不会要完了吧?后来看到“delighted”才意识到,卧槽,我是不是进了?

 

 

接着我们家的街坊领居就听到了一声响彻天空的“我进啦!”

 

至此,我和UPenn的凄美爱情故事,终于画上了圆满的句号。

 

5.我的文书

 

我的主文书主要是写了我上面说到的一些活动,和我在这些活动中的思考。这里真的非常感谢我的文书老师Paul!

 

因为Paul对于古典音乐也非常感兴趣,所以在brainstorm的过程中,我们对于音乐有很多非常有意思的讨论,而且还经常在此过程中分享一些古典音乐的曲目,让整个改文书的过程变得非常有趣。

 

6.凭远对我最大的帮助

 

我觉得凭远对我最大的帮助就在于规划,和文书的修改,以及Black附带的心理咨询师功能(嘻嘻)。

 

高一的时候,Black就帮我按照我的专业方向做好了大致的规划,在后续实行的过程中,也给了我很多的鼓励和支持。Paul会很耐心的听取我的意见,并且引导我对文书进行相应的完善,效率很高,而且整个过程非常有趣!Spencer特别细心,而且也一直在鼓励我,所以真的很感谢凭远可爱的老师们!

 

说来蛮巧的,我和s同学成为好朋友还是因为Black的关系。我记得在一节咸鱼的英语课上,我看着眼熟的s同学,问道:“你是Black那边的吧”

他:“你也是吧?”

然后我们就成了一起开餐厅的好朋友。

 

 

真的要吹爆Black。这三年我和他的碎碎念真的可以把base的20楼都填满了。

 

Black一直非常耐心地去倾听我的想法,鼓励我去用这种别人看起来可能特别傻的passion to make a difference. 申请季压力最大的时候特别容易哭,但每次基本上都是哭着进来,笑着出去,这就是凭远的魔力吧(学弟学妹们看过来!!!)

 

真的是一位非常inspiring和有趣的老师,不多说,我就是一个没有感情的black吹风机。

 

7.以后的计划

 

继续把脑海里那些奇奇怪怪的想法付诸实践,然后去发现生活中不一样的可能性。

 

最后,真的感谢所有在我申请季中一直鼓励着我支持着我的老师、朋友和父母!虽然很辛苦也很煎熬,但很多年以后回想起来,应该是一段很难忘却的经历。

 

如果您也有美国留学英国留学加拿大留学的需求,欢迎联系凭远。

咨询热线

021-54270935

微信添加奥老师

免费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