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不是码农,你只是用代码写诗

时间 2019-07-23 16:24

凭远三月“解码名校”系列线上讲座已经落下帷幕,在上一场回顾当中,我们看到了Jason老师和Stephen老师给我们分享的关于文理学院和公立旗舰大学的申请解读,这一期,就让我们一同来回顾一下三月第二场讲座”你不是码农,你只是用代码写诗——我们是如何做到每年稳定录取卡内基梅隆大学全美排名第一的计算机专业“的精彩内容。除此之外,凭远四月内容丰富的线上及线下讲座也正在火热报名中,请大家留意近期我们的公众号推文,我们期待与您的再次相会~ 

 

 

首先,让我们一起来认识一下这一期的主讲人~

 

Richard | 凭远留学主顾问

Richard在美国出生,在美国长大,是一个地地道道的ABC。他为人随和、热爱艺术,善于发现学生的闪光点,并在文书写作过程中帮助他们寻找真正的自我。透过与Richard的交谈,学生不仅能了解美式思维,更能在中西文化的融合中找到自己的理想。

 

邹岩 Rock | 必果编程社创始人

全额奖学金毕业于纽约大学阿布扎比校区。交互媒体专业。13岁开始学习编程,大学期间参加国际黑客马拉松获得第三名。创办阿布扎比版饿了么chipin.ae。多篇论文曾在IEEE论坛发表。作为早期团队成员,参与了金马奖最佳纪录片提名《塑料王国》的制作和拍摄。电影作品《Hi, Iris》入选纽约大学世界电影巡展。

 

Rock有近10年留学、升学指导经验,尤其擅长对于理工科专业方向学生进行技术、竞赛、项目规划等专业性指导。指导过的学生曾录取斯坦福,卡耐基梅隆,加州伯克利,康奈尔,佐治亚理工等国际一流名校的计算机、电子工程、计算机工程、数据工程等热门理工科专业。

 

以下是讲座实录——

 

Richard:各位听众朋友们大家好,我叫Richard。欢迎参加我们这一期解码名校的讲座,今天我们的焦点是放在卡耐基梅隆大学计算机学院,在这里跟大家分享一下拿到计算机学院录取一些成功案例和申请贴士。

 

开始讲这个学校之前我想先做一个简短的自我介绍。我是在南加州洛杉矶和圣地亚哥之间的那一块长大的,本科是在文理学院排名第二的阿姆赫斯特学院。然后我在凭远做顾问已经五年多了。这一期我们选的主题和学校是因为我们每年带的学生当中有不少是想学计算机的,而且学计算机方向的学生的数量还是有往上涨的趋势,一年比一年红火的。

 

在想学计算机的学生当中有那么几所学校经常被称为他们的CS梦想校,像斯坦福、伯克利,当然还有我们今天要进行破解的卡内基梅隆。

 

首先我想讲一下CMU计算机学院牛在哪里?到底有多牛逼?我们可以先看到CMU,在US News权威的大学排名榜上的地位,年年一直都排在全美国前五,跟麻省理工斯坦福加州伯克利是一个档次的。CMU是人工智能早期发展的开拓者,而如今依旧在AI的领域处于领先的地位。CMU拥有一个专门的计算机科学学院,真的很特别。

 

大部分学校都会把计算机科学的专业归到工程学院或者文理学院。但是CMU的计算机是有自己单独拿出来的一个学院,这有什么好处呢?第一,老师对学生的个人关注度非常高。第二,学生可以获得的资源很丰富,包括本科研究的机会。第三,CMU计算机科学比大部分学校要分的细多了,所以很多其他学校所没有,或者得等到读研的时候才能主修的专业CMU是有的。因为以上这些原因,CMU一直是很多些学生所向往的一个留学目的地。

 

那问题就来了,CMU又到底青睐什么样的高中生,在庞大的申请池里该怎么做才能把自己和其他很牛的学生给区分开来呢?CMU计算机学院只有5%的录取率,这个数据也是包括了来自全球各地的学生,中国学生的数据肯定要比5%低不少,尤其是男生。

 

为了回答这些问题,先给大家讲一些我这里待过的一个学生的案例——潘同学。第一,他没有输在所谓起跑线上。这是什么意思呢?就是说他标化成绩达标,SAT 1500多,托福110 以上,GPA 没有致命的瑕疵,学术一直很好。从一开始我就一直提醒他,这些硬件条件是不可忽略的,想进最顶尖的计算机学校,一定要把每一项大力提升,CMU甚至对托福的口语小分有明确的要求,25分以上没有达标的话,你的申请材料大概率看都不会看。

 

这说明这个学校是非常的重视分数和成绩,千万不要败在门槛上。除了分数和成绩之外,潘同学在活动上也是该有的都有的。奖项方面他又拿到过一些数学建模的研究方面的成就,通过我们凭远的介绍,潘同学跟了一个当地的计算机科学教授进行了长期的计算机研究。潘同学的计算机基础显然很扎实很全面,可以说学术上没什么漏洞。能做到这种程度的学生已经很不错。不过放在申请CMU计算机科学院的池子里,还是有一点点不够出众。

 

刚刚讲到的还是在招生官意料之中的。虽然给了他们很充实的证据,为什么不应该拒绝这个学生?但是还没有好好的证明为什么招生官要拿出宝贵而稀少的名额去录取他。潘同学所有的活动当中最有特色,而是我们当时申请的时候放在最首要位置的活动是潘同学带队编写的原创游戏。他高二的时候建了一个四人小组,设计了自己的一个IOS手机射击游戏,人设关卡,武器都是他们自己做的。在苹果的App Store的下载量竟然超过5万,再加上前面所讲的分数、成绩、奖项和学生活动,是可以打消掉招生官对潘同学学术水平的质疑。

 

只有这样的一个活动,创造这类的游戏,才能给招生官带来一点点的惊喜,让他们感叹这种活动可真是少见了。有研究和数学建模奖项的学生,有一堆原创游戏超过5万下载量的学生,我估计全国没几个了!我们要明白的是,卡耐基梅隆计算机学院最想培养出来的毕业生不是普通的码农,当他们录取每一个计算机学生的时候,他们不仅是考虑学生的高中成就,而更是这个学生的潜质到底有多深。说夸张一点,我们能不能找到下一个比尔盖茨,我们能不能培育下一个史蒂夫乔布斯?

 

具有创新精神、领导能力、影响力,在招生官的眼中,这种学生才是最值得投资的。虽然潘同学做出来的游戏从某一个角度去看,不过是一个娱乐性的东西,但是也可以从另外一个角度去考虑:通过这样的一个游戏,潘同学有让多少人感觉到计算机科学的美妙。也许这个娱乐性的东西在国内或者国外某一个地方启发了下一代计算机强人的灵感,让他们觉悟,18岁的高中生能做出这样的一个成果,我也能做。

 

除了分数成绩奖项活动这些成分之外,还有一个很关键的申请元素:文书。我和潘同学在主文书方面下了很多很多功夫,一共有探索过三个想法,才找到最适合他的方向。既然前面的材料都是围绕着计算机科学,我们故意决定主文书还是不要直接和计算机连接在一起,想突出他其他的一些方面。学校已经够清楚他在计算机方面有多强,想进一步了解他的整体思想价值观,个人成长。大部分主文书会讲一个故事或某一段经历,但是潘同学的主文书与众不同,讲的是他从小到大的思想转变。这样子的一个历程,尤其是他对自然和非自然现象的认知。月球对涨潮退潮的引力影响,保龄球这个运动为什么会有这些特殊的鞋子,特殊的地面特殊的规则?他从小就开始进行细密的观察,并且沉思这些事物背后的来龙去脉。有的现象是固有的,一直以来都是如此,但也有一些是人发明的,比如通过刻意的感染打疫苗预防疾病,通过零和一这两个数字可以打造远离现实的虚拟世界。潘同学的一系列思想突破串到一起,留给读者的印象就是他好奇心无穷,积极主动,会反思外界环境和自己的内心,并不是刻板印象中木木讷讷的经典理工男形象,而是有内涵的有理想的一个人。

 

这篇文书是我这几年以来印象最深的文书之一,真的是创意的化身,潘同学的这个案例,总结下来,我觉得就是一句话,它具备好的学生该有的技巧和背景,以及CMU所希望学生能有的思想和情怀。当然潘同学在我们这边也不是我们唯一的案例,所以接下来罗克老师还有更多的一些心得想跟大家分享一下。

 

CMU CS学院 | 图片来源于网络

 

Rock:好,非常感谢刚才Richard老师介绍了潘同学的案例,接下来就由我来介绍另外两个CMU CS的学生的例子,作为Richard老师潘同学案例的补充。

 

先简单介绍一下我自己,我是Rock老师,毕业于纽约大学阿布扎比校区,我从13岁也就是初中的时候就开始在学习编程,可以说从那个时候就算是一个理工男了。然后在大学的时候,我学习了一个叫做互动媒体的这样一个在当时还比较新的一个专业,简单来说其实就是需要同时去参加计算机、工程设计等等各个科技相关专业的课程的这样一个综合性、跨学科的属性交互,各个学科交互的属性非常的强。

 

所以由于我各个科技相关的或者CMU相关的这些专业都有所了解,所以从2015年开始,凭远的很多理工科的学生,尤其是计算机方向学生的活动规划都是由我在负责。

 

今天由我和大家去补充的,就是再介绍两个录取了CMU的学生的案例和他们的活动规划以及对应的申请路径。那么第一个学生是一个女生Helen,她是一直都在美国读的高中,然后她在高中的时候,有一个非常明显的一个课外活动,而且也做得挺出色的,坚持了挺长时间,中文叫做疯狂联动装置,对于中国学生,这可能还是比较生僻的这样一个活动,但是其实在美国很流行。它是什么样的一个形式,就是有点像是多米诺骨牌,这个就是一个复杂版的多米诺骨牌,其实可能我们在很多网上视频上面都见到过,就是一系列很复杂的机制。比方说先是一个酒精灯,然后燃烧起来一个气球,气球顶了一个跷跷板,跷跷板放出来辆小车最后给它按了一个开关,灯开了,就差不多是这样一个逻辑。其实这个看起来好像是一个很蠢的这样一个,从头到尾拿了很复杂的机制,去做一件很简单的事情的叫做疯狂联动装置的形式,但是实际上这里面会涉及到很多包括物理化学或机械工程等等各种综合学科的知识,也就是为什么这种综合性非常强的活动在美国非常流行的一个重要原因。

 

也是由于Helen同学之前一直在美高读书,然后参加了这样一个活动,从11年级开始,她就在美国东部地区的赛区一直以来都是拿着非常好的成绩,然后最好的时候拿到过美国整个东部地区的第三名。带着自己的团队,所以这个是她在CMU方向上的一个活动,但是这跟她最后录取的cs专业有什么关系呢?没有关系。

 

OK在一开始的时候,这样一个活动和CS是搭不上边的,挂不上号的,在这种情况下也是非常尴尬的是,这个女生非常倔,一心想要去CMU读CS。

 

在这句话被听到的时候,就是第一次和我们沟通她的想法,这个时候离她ED申请还有多长时间呢?不到半年的时间。OK然后我们就问了一下,她的编程技术怎么样,那个时候几乎是零编程基础。大家都知道CS这个专业需要的就是你要有编程技术的,对不对?这是一个最基本的要求,就好像你画画的纸和笔一样,当时的情况就相当于现在没有碰过笔,但是你想要考中央美院这样一个概念,时间非常紧张,于是乎我们做了好几次的头脑风暴之后,最后我们定下来一个可操作性比较强,那么同时也和她本身的活动相对相关的这样一个活动。

 

什么活动?我们先说一下她的头脑风暴的历程,就是我们谈到了她的疯狂联动装置比赛的时候,发现了一个很有意思的现象,这个活动在中国甚至都没有听到过,但其实在美国的高中生里面是非常火的。我们就去分析了一下为什么会出现这种情况,一方面确实对于中国学生来讲,这样的活动可能考察他这种综合性的能力,这一方面我们中国很多学生可能相对还比较弱,处于刚刚起步,另一方面这样的活动,它相比较于比方说考一张卷子或者做一道题目来的更加费时、费力、费钱,这也就是导致了这样的一个其实非常好的形式的活动并没有在国内流行起来,这也就间接导致了国内的很多学生丧失了用这种很有趣的形式去学习这些知识的一个很好的机会。

 

那么他在美国做的这件事情,在中国没有这些东西,后面的逻辑就很清晰了,她希望能够用一种廉价的比较容易传播的方式,能把自己在美国所体验到的这种CM教学的或者CM学习的方式能够带到中国来,于是乎最后我们定下来的一个作品就是要去做一个VR版的疯狂联动装置的培训——疯狂联动装置的模拟器。那么经过了半年的紧张激烈的学习,真的是非常紧张,整个暑假几乎所有的时间都扑在这个事情上面。当然有幸的是在这之前,她的标化考试的成绩都已经到位了。

 

在一个暑假的时间里面她也是非常给力,学编程的速度也非常快,所以最后成功的是在10月份的时候赶在ED之前把自己的一个作品发布到了stem,世界上最大的游戏分发平台发到stem上面去,然后并且在Green Light也就是CMU刚刚上架的专门给一些学生作品独立开发者的一个模块,在这上面被评选上了Green Light的年度最佳游戏的提名!这都是非常非常不容易的一些成就,在这么短的时间里面就实现的。

 

听起来跟刚才潘同学的路径其实是有一些些的相似,对不对?也是做了一款自己的游戏,然后也是把它上架,也是最后去获得了一些Recommend,获得了一些知名人士的认可,对吧?我在最后的时候会去总结一下,为什么这些学生有共性,这些共性是怎么回事。

 

那么所以Helen最后就是通过这样的一个项目,应该说她在CS这个领域做的唯一的一个项目,也是在ED的时候就成功的录取到了CMU的CS专业,这是第一个案例。

 

那么这是第一个案例,第二个例子是安同学。安同学是一直以来也有着一个自己非常重要的爱好,不能说是爱好或者是一个持续去做的一个社会活动,就是去关注自闭症儿童这个群体,为他们去做志愿者服务。就这件事情,在他申请季来临之前,截止到申请季来临,已经做了有四年的时间了。

 

非常久的一个坚持下来的这样一个活动,其实这个可以说是贯穿了他整个高中的课外活动的一个最重要的一条线索。当然了安同学他的编程基础会相比于Helen要好很多,自己之前就有在学校里面去上计算机的课程,然后自己也是相对来讲更加的喜欢自己去编一些各种各样的东西。但是还是同样的道理,就是他所做的最重要的自闭症儿童关爱的相关的活动和计算机还是没有直接相关。然后又这么巧,他和海伦一样,一门心思想要去申请计算机相关的专业。

 

这个时候历史就重演了。我们根据他想要去做的这样的一个计算机相关的这样一个活动方向,结合他之前已经做过的自闭症儿童的这样一个主题,去设计了一个立意。这个立意就是我们要通过网络上面所有关于自闭症儿童的书籍和电影等等这些主流的文化产品上面,对于自闭症儿童的描述,来去总结出来。这些产品对于自闭症儿童会有哪些不同的看法?或者说是里面有哪些偏见,然后再去和现在人们对于自闭症儿童理解上面的一些偏差去进行比对,来去看一看这些作品里面所出现的偏见会怎么样?影响到人们对自闭症的看法,因为我们都知道如果我们这个社会对于这样一批人群的理解都出现偏差的话,我们怎么样才可以去更好的帮助他们?

 

当然了,他没有在这里就停下来,也是自己思考之后会认为说可能通过让社会更加认识到自己对自闭症儿童人群有偏见,还是有一点点隔靴搔痒的,这种感觉,并没有真正直接的去帮助到这批人群。所以怎么样才能够去进一步的通过技术手段去帮助他们,于是他自己做了一个叫做自闭症线上便利店的这样一个网站。然后他把自己能够收集到的,包括前面很多年来积累下来的各种各样相关的,能够帮助到自闭症儿童的资料资源,甚至一些组织的联络方式等等都放到了这样一个网站上面。

 

他的这个想法,他的idea,就是对于所有想要获得帮助所有可能自己就是自闭症儿童的,而且自闭症儿童有一类叫做高功能性自闭症儿童,他们除了一些与人沟通上面有一些问题以外,其他各个方面,包括自己上网什么都没有问题。那么它针对的就是这样一些儿童,去给他们提供一些真实的直接的帮助,同时也把自己之前做的这样一个数据研究放到了网络上面去。那么最后也是凭借这样的一个作品,成功在ED阶段录取了卡耐基梅隆大学的CS专业。

 

所以我们现在可以去看到这两个学生其实所做的东西都有一个非常大的一个特点,就是他们的CS相关的这样一个活动这样的一个项目,和他之前所做的其他的某一个或者某一类活动是有直接的关联的。所以换句话说就是它其实只是在用CS这样的一个工具,在去给自己本身已经感兴趣的一件事情,或者说给自己一个更大的理想,去赋能,去做到之前可能不用代码去实现不了的事情。比如如果没有代码的话,Helen是没有办法把自己那么喜欢的这样一种学习形式传播到国内的。对于安同学来讲,他也很难去把自己所整理出来的所有这些信息那么快、那么高效的去分享给其他的、可能会去需要它的这些高功能的自闭症儿童的群体。

 

这样子的话就可以很清楚的去理出来这样一个思路,就是如果你所要去做的活动。如果说你最后目标也是卡耐基梅隆大学的CS专业的话,你所做的活动一定不能是一个独立存在的和自己所做的之前的活动不相关的这样一件事情,这是第一。然后第二就是无论怎么样,我们所做的任何的一个pack,任何的一个项目,都需要一个更大的story,更大的故事在背后,什么意思?就是你所做的这件事情,最好是要有一些社会意义,或者最不济的情况下,它也能够去帮助你去实现你自己心中的某一个更远大的理想。

 

这个其实就要回过头来去看一下CMU学校它的一些发展历史了。其实CMU在很多年以来都被人戏称为叫做匹兹堡职业技术学校,就CMU这所学校——卡耐基梅隆大学是我们理解中的计算机科学专业的老牌名校,对不对?在匹兹堡这个城市,但是由于他一直以来都靠自己非常高的毕业之后的就业率,以及很多的学生都可以成功的去到世界上最强的那些公司里面去当码农,这件事情出名。由于这个形象现在越来越不是学校想要去追求的一个形象,因为我们现在可以看得到很多的美国的名校,他们的计算机的专业的毕业生纷纷都走上了,无论说是做有名的计算机科学家,还是说是去创立了自己的改变世界的这些公司,做了一些真正影响到美国甚至全世界人的生活的这些科技产品。

 

而与此同时CMU却一直只能默默的去做着给他们输送编程人才的这样一个角色,那么CMU其实本身是非常不甘心的,所以从大概3、4年前4、5年前开始,我们就看到了一个非常清晰的倾向,一个趋势就是CMU已经不再去那么看重申请者在这个阶段,在本科申请的阶段到底有多么强的一个技术能力了,更加看重的是在它的技术能力的基础之上,是否去使用技术,实现一些更有价值更大的理想。说白了就是他们更希望看到的是一些能够去用技术最终并且改变世界的人。更希望看到的是科技行业的未来的领导者,而不简简单单的是一个能够去写代码的程序员,也不是一个说你看我参加了多少多少竞赛这样一个看起来很功利的,然后各方面的技术能力看起来都很强的,但是自己没有自己想要做的事情,没有一个能够去清晰的回答我到底为什么要去学技术,或者说简简单单的就是说因为学技术,因为学CS最后找工作比较方便或者工资比较高,那你就相当于撞到了他的枪口上,这是他最不希望看到的局面!

 

所以总结下来就是说一方面从申请的大的角度来讲的话,我们是很希望很需要看到每一个学生他所做的活动,无论说是CS类的还是说非CS类的,它有一个很清晰的线条,在这背后所支持这个线条连贯性的就是他内在的一些Drive、内在的一些想要做的事情,想要实现的愿望,与此同时就是你所想要做的事情,想要实现这个愿望,最好可以有一定的高度,可以让学校去看到你是在用技术改变世界。

咨询热线

021-54270935

微信添加奥老师

免费咨询